努尔哈赤死时,多尔衮的母亲年轻漂亮,又有子嗣,为何被逼殉死?
发布时间:2022-09-15

1626年,一代雄主努尔哈赤死了。人有生老病死,努尔哈赤也无法超脱于生死之外。然而, 令人不解的是,在努尔哈赤死后仅仅十余个小时,多尔衮的母亲、努尔哈赤的大妃阿巴亥,就自缢殉死了!

庚戌,舟次叆鸡堡,上崩。辛亥,大妃殉焉,年三十七。——《清史稿》

阿巴亥之死极为蹊跷,因为她殉死不合规矩。阿巴亥殉死时,年仅三十七,不仅年轻漂亮,且生有三子一女,并不符合当时“妻殉夫的条件”。也就是说,她的死很可能是受人胁迫,不得已而为之。

那么,阿巴亥为何要被逼殉死,要逼死她的人是谁?是否真与努尔哈赤晚年时,阿巴亥与儿子代善之间过早转变关系有关?

努尔哈赤一生妻妾成群,仅大妃就有四位。所谓大妃,指的是努尔哈赤的妻,妾则不算。

努尔哈赤的第一位大妃,是他的原配妻子佟佳氏。

1577年,努尔哈赤十八岁,正是意气风发的年纪,在这一年迎娶佟佳氏为妻,可谓春风得意。佟佳氏一生为努尔哈赤生了两子一女,分别是嫡长女东果格格、嫡长子褚英,以及嫡次子代善。

从褚英和代善相继被定为努尔哈赤汗位的继承人来看,可以看出佟佳氏的地位超然,也定然深受努尔哈赤的宠爱。

不过,在史料之中,笔者却始终未能查到佟佳氏的生卒年龄,可谓成谜。关于她的史料也显得语焉不详,相关资料也只有寥寥之数,只知她是努尔哈赤“未成帝业时”的大妃,但关于她后来为何不见史籍记载,却查不到相关的资料。

这种突兀的消失显得不正常,留下不少的谜团,引发后世的许多猜测,但因为没有相关记载作为依据,也只能成为一桩“悬案”。

努尔哈赤的第二位大妃,是富察衮代。

在史料记载中,将富察衮代称为“继妃”,显然她是在佟佳氏死后,成为努尔哈赤的福晋。

富察衮代嫁给努尔哈赤为福晋之前,曾经有过一段婚姻,并育有一个名叫昂阿拉的儿子。以今天的眼光看来,富察衮代不仅不是黄花闺女,而且还带一个孩子,属于二婚妇女,与努尔哈赤的身份极不匹配。

但在当时的女真社会,有“兄死弟妻”的风俗,身为努尔哈赤堂兄之妻的富察衮代,在丈夫死后嫁给努尔哈赤完全符合当时的风俗。富察衮代做努尔哈赤的福晋,既非不光彩之举,亦非努尔哈赤见色起意。

而且,富察衮代嫁给努尔哈赤以后,不仅没有遭到嫌弃,还备受恩宠,她的容貌应该属于上乘。这一点可以从她成为努尔哈赤继妃后的一些情况推断出来:

第一,富察衮代嫁给努尔哈赤,生下二子一女,分别是儿子莽古尔泰、德格类,以及女儿莽古济格格。

无论从“母凭子贵”的角度来看,还是从“深恩宠的频率”来看,富察衮代的地位都不会低。而且他还是努尔哈赤的大妃;

第二,富察衮代嫁给努尔哈赤以后,努尔哈赤正处于事业上升期,自身的势力不断发展壮大,在各个部落之间的利益牵扯下,努尔哈赤于1588年,又迎娶了两位福晋,分别是哈达万汗之子扈尔干之女阿敏姐姐,以及叶赫部杨吉砮的女儿孟古姐姐。

这两位福晋,不论是她们背后的势力,还是她们的年龄,都具备一定的优势,但这两位成为努尔哈赤的福晋以后,依然没能动摇富察衮代的大妃地位。

从这两点来看,就能看出富察衮代的重要性。但正所谓色衰而爱驰,加之局势的变化,当了几十年大妃的富察衮代,最终却没能有一个善终。

1620年,让富察衮代失去坐了几十年大妃位置的,不是寿终正寝,而是“获罪赐死”,若是按照《清太宗实录》和《清皇室四谱》的记载,她甚至还是被儿子莽古尔泰所杀,结局相当悲凉。

至于她的罪名,在《满文老档》、《清世祖实录》、《清史稿》中的记载都十分统一,也语焉不详,只记下寥寥数言,“继妃得罪而死”。只有《清皇室四谱》中对此有明确说法,记载着富察衮代入罪的原因乃“窃藏金帛”。

彼时,“窃藏金帛”属于重罪,这不属于经济纠纷,而是被视为对丈夫的“背叛”。富察衮代当了几十年大妃,为何要“窃藏金帛”?犯下罪行后,又为何是他的亲生儿子莽古尔泰动手弑母呢?这其中疑点重重,但今日笔者主要探究的是阿巴亥殉死之事,只交代与后文论述有关之背景,这里就不做具体延伸了。

努尔哈赤的第三位大妃,是孟古姐姐,她虽然也是大妃,却是侧福晋,在努尔哈赤四位大妃之中是比较特殊的存在。

1588年,十四岁的孟古姐姐在各方势力的角力下,嫁给努尔哈赤为妻,晚富察衮代三年。

孟古姐姐的父亲是叶赫部贝勒杨吉砮的女儿,叶赫部是海西女真的一个强大部落,杨吉砮则是一个眼光十分毒辣的人。

当年努尔哈赤尚未建功立业之时,与杨吉砮相见时,杨吉砮就看出了努尔哈赤的卓尔不凡,提前谋划了布局,将自己年仅8岁的女儿孟古姐姐,以口头允诺的方式许配给努尔哈赤。为了表现自己的诚意,杨吉砮还郑重地对努尔哈赤说,等到孟古姐姐到了适婚年龄,他会亲自送她到建州,与努尔哈赤完婚。

努尔哈赤是一代雄主,彼时的他虽然尚未建功立业,但野心已成,对于这种对自己未来发展会有助力的婚姻自然不会拒绝。但努尔哈赤比较心急,他希望尽快得到叶赫部的支持,想立刻迎娶杨吉砮的大女儿,但被杨吉砮拒绝了,理由是大女儿配不上他。

这个理由难以让人信服,更像是一种托词,但努尔哈赤并未强求,按照杨吉砮的安排,选择等待小女儿长大成人。直到1588年,努尔哈赤如愿迎娶孟古姐姐为妻,但因为他当时已有富察氏做大福晋,孟古姐姐就只能做个侧福晋。

一来因为杨吉砮当年的推托,二来因为叶赫部与建州处于敌对关系,令孟古姐姐的处境非常尴尬。她虽然也是一位大妃,但由于身份的原因,一边因为自己是侧福晋而低富察氏一头,另一边因为自己是建州敌对势力的女儿而无法获得信任。

孟古姐姐虽然在1592年生下了皇太极,但次年努尔哈赤便与叶赫部等国发生了激战,虽然获胜,但双方矛盾更加激烈,孟古姐姐受这层关系的制约,也没能母凭子贵,更像是一个双方角力的牺牲品,这段日子很是悲苦。

但孟古姐姐并未就此孤苦一生,而是在1597年以后,随着努尔哈赤与叶赫等部的关系好转,获得了努尔哈赤的宠爱。

努尔哈赤的态度转变,主要原因有两个。与叶赫部的关系是其中之一,另外还有一个原因,源自孟古姐姐本人。孟古姐姐当年之所以为杨吉砮早早许配给努尔哈赤,一来是因为她美貌,二来是因为她博学多识又年轻,对努尔哈赤的事业能够提供帮助。

孟古姐姐得宠后,虽然身份依然是侧福晋,未能动摇富察氏的大福晋地位,但她的待遇产生了非常大的改善。皇太极在与侍卫谈及自己幼年生活时,曾反问侍卫,他小时候的待遇,要比哥哥莽古尔泰优越不少,难道“尔等岂不知之”?

皇太极长大后虽然有权有势,但是在幼年能够得到比富察氏的儿子莽古尔泰更优越的待遇,主要原因一定是因为母亲的地位高,受宠爱程度深。从这一点来看,此时的孟古姐姐已经拥有极高的地位。

多尔衮的母亲阿巴亥,是努尔哈赤的第四位大妃。阿巴亥嫁给努尔哈赤,也并非源自爱情。他的父亲意外死亡后,一直跟着叔父布占泰生活。为了避免乌拉部被努尔哈赤所灭,只好采取联姻的方式自保,阿巴亥正是在此时被送往建州,嫁给了已有7位妾妃的努尔哈赤。

阿巴亥嫁给努尔哈赤时,只有12岁,努尔哈赤比她整整大了31岁。阿巴亥年幼,根本搞不懂这场年纪不相匹配的婚姻会带给她什么。幸运的是,她却意外地受到了努尔哈赤的宠爱,仅仅在13岁的时候,就被封为大福晋。

阿巴亥当时因为年纪小,无子无女,娘家背后的势力也是因为自保才送她到建州,远没有达到努尔哈赤需要给她大福晋的位置来拉拢的地步。所以,努尔哈赤对她的恩宠程度可见一斑。

此后,阿巴亥生下三子一女,三个儿子分别是阿济格、多尔衮、多铎。三个儿子的降生,使得努尔哈赤对阿巴亥的宠爱更深,尤其是老来得子,这份喜悦更是加在了阿巴亥身上。努尔哈赤在人生的最后时刻,最放心不下、最惦记的人,也是阿巴亥。

努尔哈赤临终前的一段时间,在《满洲实录》和《清太祖武皇帝实录》中皆有记载,且内容相差无几。

1626年,努尔哈赤身体不舒服,打算去泡温泉。此时的努尔哈赤并未意识到自己大限已到,仍以为自己只是像往常一样得病,很快就会痊愈。因此,对于自己的身后事安排并不到位。

随着努尔哈赤的身体状态每况愈下,他终于意识到自己可能不会再痊愈,便打算在死前安排好自己的身后事,匆忙乘船往沈阳赶。赶往沈阳途中,努尔哈赤派人先一步赶回沈阳,秘密传消息给他最信任的大妃阿巴亥,让她前往相迎。

阿巴亥得知努尔哈赤病危后,火速启程,迎着努尔哈赤归来的方向,沿着太子河匆忙而去。最终,两人在距离沈阳40里的叆鸡堡相遇。

努尔哈赤决定返程的地方差不多是今天的本溪,本溪与沈阳的距离并不远,从努尔哈赤的返程时间和病逝时间来看,努尔哈赤完全有充足的时间可以乘船顺流而下,直至沈阳。但他却并未这样做,而是将阿巴亥秘密约至沈阳外,于叆鸡堡安排了这次与阿巴亥的见面。

努尔哈赤为何会如此安排,是史学界一直研究的重点课题,虽然没有明确证据可以证明努尔哈赤真正的想法,但这件事必然有他特别的用意,却是不争的事实。努尔哈赤在临终前,约见自己的大妃,笔者有理由相信,他们谈话的内容极有会涉及托付身后事,这是人之常情。

但事实上,史料中并未记载努尔哈赤在临终前嘱咐阿巴亥身后事的情况,努尔哈赤留下的遗言却是“侯吾终,必令殉之。”这里所说的“必令殉之”,指的竟然是阿巴亥。努尔哈赤千辛万苦地赶回来,临终前单独约见阿巴亥,最后的遗言却是要让她生殉,这样的做法明显不符合逻辑。

“后饶丰姿,然心怀嫉妒,每致帝不悦,虽有机变,终为帝之明所制。留之恐后为国乱,预遗言于诸王曰:“俟吾终,必令之殉。”

表面看来似乎合乎情理,但事实上,在当时对于妻殉夫有明确的条件,并非全凭死者意志。

其一,必须是爱妻,不能将与丈夫不和睦的妻子殉葬;

其二,殉葬的妻子必须没有幼子才行,若有幼子,需要母亲照顾,不能殉葬。

阿巴亥当时的年纪仅有37岁,不仅年轻漂亮,还有三个儿子和一个女儿,其中年龄最小的多铎当时才12岁,并不符合殉葬的条件。

而且,努尔哈赤的遗言中,逼迫阿巴亥殉葬的理由,明确说明她生前“每致帝不悦”,这样的遗言明显有问题,既然是阿巴亥与努尔哈赤不和睦,就不符合生殉的条件了,努尔哈赤临终前却又以这样的理由逼阿巴亥殉葬,颇为诡异。

根据史料记载,阿巴亥身为努尔哈赤的第四任大妃,一直深受努尔哈赤所爱,为何会有“每致帝不悦”的说法呢?她做出过什么令努尔哈赤不满的事情吗?从史料记载来看,也就只有阿巴亥藏金,以及阿巴亥与大儿子代善之间的特殊关系两件事,能达到让努尔哈赤愤怒的程度。

提起这两件事,还要从一起殉葬的两个小妃之一说起,这两位小妃的名字分别是阿济根、代因扎。有关阿巴亥的两件“丑事”,都与小妃代因扎的秘密告发密不可分。

根据《满文老档》记载,1620年,小妃代因扎告发了一个婢女与人通奸的事情。事情被证实以后,婢女被处死,男人被处罚,但事情并未就此结束,反而将阿巴亥卷了进来。

事情的起因是,努尔哈赤的两名近身婢女纳扎和钦太发生了争吵,吵架时互揭老底。纳扎揭露钦太与隆库通奸,但钦太不服气,反驳纳扎称,通奸要讲究证据,必须要两人之间赠送物品作为纪念,那才叫通奸,自己与隆库之间并未赠送任何纪念品。

钦太反过来指责纳扎与达海巴克什,因为她亲眼看到过纳扎送给达海巴克什纪念品,是两匹翠兰布。钦太说出这番话后,纳扎一时语塞,显然是理亏。钦太在这次争吵中虽然占了上风,但她却并未告发纳扎。

不巧的是,二人的这次争吵被代因扎路过时偶然听到,为了取得上位的机会,她立刻向努尔哈赤揭发,纳扎与达海巴克什通奸,并赠送了两匹翠兰布。

原本婢女发生的这些龌龊事情,努尔哈赤本不必太过上心,但问题是,那些翠兰布是阿巴亥赐给纳扎,如果纳扎通奸的事情属实,阿巴亥也难逃其罪。在汉人来看,此事与阿巴亥的关系并不大,最多负失察之过,但在满人的规矩里,阿巴亥犯下的却是大罪。

此事发生的时候,关于福晋私赠布匹绸缎给其他女人有明确禁令,在隐瞒丈夫的前提下做这样的事情,属于欺骗丈夫的行为。而私赠布匹绸缎给其他男人的罪责更重,这说明赠布的福晋对这名男子有爱慕之意,属于背叛丈夫的行为。

努尔哈赤接到代因扎的揭发后,立刻派人调查此事,发现代因扎所说的情况全部属实。阿巴亥身为大福晋,不仅私赠布匹绸缎给了婢女,这些布匹还被转赠到达海巴克什手中,令阿巴亥也间接犯下了重罪。

努尔哈赤在处死了婢女纳扎后,又处罚了达海巴克什(因为他精通汉语,所以从宽处理,没有处死)。正在思虑如何处置阿巴亥,才能做到一碗水端平的同时,又给自己心爱的阿巴亥一个合适的台阶下时,代因扎却一不做二不休,又抛出一个重磅消息——阿巴亥与努尔哈赤的大儿子代善之间,有过分亲密的联系。

据代因扎揭露,阿巴亥曾经两次给大贝勒代善送饭,代善并未拒绝,并且全都吃了。她还多次派人去代善的家中,具体商量什么事情不得而知。而且,阿巴亥还数次夜晚出院,虽然出去做什么没直接说明,但言下之意已经不言而喻。

代因扎揭发此事后,立刻引起了轩然大波,努尔哈赤也十分重视,立刻派人前去调查。结果发现,代因扎这次所说的事情,依然全都属实,阿巴亥这次属于罪上加罪,已经是有目共睹的事实。

大妃阿巴亥的罪行其实已经属于证据确凿,两次事件的罪责加在一起,如果换成其他福晋,恐怕难逃一死。但身为大妃的阿巴亥,却让努尔哈赤犹豫了,她的情况实在有些特殊。

其一,阿巴亥是大妃,努尔哈赤对她非常宠爱,私下赠送几匹布给婢女,从物质角度来看,实在算不上什么大事。只不过,祖宗的规矩不能破,否则难以服众,既然被代因扎揭发出来,就必须要进行处置;

其二,努尔哈赤比阿巴亥年长31岁,如果不出现意外,努尔哈赤必然会早阿巴亥一步离开人世。因此,努尔哈赤对于自己死后,最放心不下的也是阿巴亥,他一直希望能在自己死前,给阿巴亥安排一个好的未来。

满人不仅有“兄死弟妻”的规矩,也有“父死子妻”的习俗,佟佳氏所生的大贝勒代善,与阿巴亥的年纪相当,被努尔哈赤视为最适合在自己死后照顾阿巴亥的人选。

为此,努尔哈赤甚至明确说过,在他死后,要将大妃阿巴亥和他的那些小儿子们,全都托付给大贝勒代善。正因为努尔哈赤表达过这样的态度,阿巴亥才会主动向代善示好,为以后提前铺路。

阿巴亥与代善之间的特殊关系,许多大臣其实都看在眼里,但他们明白事情的原委,全都选择睁一只眼闭一只眼,对此置若罔闻。而努尔哈赤呢?对此也算是某种程度上的默许。谁都没料到,代因扎如此不开眼,竟然将此事摆到了桌面上来计较。

由于代因扎的正式揭发,阿巴亥与代善的事情就变了性质,努尔哈赤必须要对此表示出明确的态度,这让他感到十分为难。

努尔哈赤既不想因为此事让代善的地位有所动摇,也不想因为此事取了心爱的大妃阿巴亥的性命。最终,努尔哈赤派人搜查阿巴亥私藏的财物,给她按了一个藏匿财物的罪名,以此为由,与阿巴亥分居,算是对她的惩罚。

即便是以藏匿财物的罪名来论罪,仅仅是与之离弃的处罚还是太轻了。对此,努尔哈赤给出的理由是,如果处死阿巴亥,那三子一女不知道会如何痛哭。心疼孩子从轻发落阿巴亥,这样的理由可以看出,努尔哈赤对阿巴亥的喜爱有多么深。

时间仅过了一年左右,努尔哈赤就迫不及待地去见阿巴亥,并与她重归于好了。由此可知,努尔哈赤不会因为阿巴亥与代善之间的特殊关系而让她殉葬,因为这件事本身就是他默许的。

努尔哈赤更不会因为阿巴亥私藏财物这件事让她陪葬,这件事本就是努尔哈赤为了给阿巴亥减轻罪行所安排的罪名,又哪里会在死后翻旧账呢?

最重要的是,努尔哈赤在临死前,召见阿巴亥单独到沈阳外见面,这充分体现了对她的信任,很可能是为了单独交代后事。怎么可能先单独召见后,又留下让她殉葬遗言呢?

“每致帝不悦”这种说法,明显与事实不符。从当时的情况来看,最不希望阿巴亥将努尔哈赤的遗言公之于众的人,当属皇太极。这一点,从史料记载中的“……然心怀嫉妒……”可以看出一些端倪。

阿巴亥身为最受努尔哈赤宠爱的大妃,地位超然,她用得着嫉妒谁呢?从阿巴亥嫁给努尔哈赤后,就受到了努尔哈赤的宠爱,而皇太极的母亲孟古姐姐,则因此地位受到影响,原本待遇都已经超过了莽古尔泰的皇太极,也受到冷落。

这种地位下滑的情况下,孟古姐姐心情十分抑郁,短短两年不到的时间里,便因为心情郁结而患病,直至撒手人寰。皇太极将母亲的死和自己遭遇冷落的事情,全都归咎于阿巴亥,自然在获得争夺大位的机会时,要出这口气,逼迫阿巴亥殉葬的同时,还要在史料中写上一个“嫉妒”的罪名,抹黑阿巴亥。

至于代善,自保尚且能力不足,自然不敢为阿巴亥向皇太极讨说法。只能任由能力更加卓越的皇太极,登上了大位。等到多尔衮独揽大权时,阿巴亥虽然被追尊为皇后,但多尔衮刚死一年,阿巴亥就又被顺治皇帝给废了封号,并将神牌撤出了太庙。

可怜努尔哈赤一世英雄,走到人生的尽头时,依然没能保住自己最爱的大妃,仅仅在他死后不到一天的时间里,年轻漂亮且有三子一女的阿巴亥就被逼殉葬,与努尔哈赤共赴黄泉了。

九州彩票平台,九州彩票官网,九州彩票网址,九州彩票下载,九州彩票app,九州彩票开户,九州彩票投注,九州彩票购彩,九州彩票注册,九州彩票登录,九州彩票邀请码,九州彩票技巧,九州彩票手机版,九州彩票靠谱吗,九州彩票走势图,九州彩票开奖结果